透过超低排放观察2019光伏政策

浏览数:10

日前,煤电超 低排放与新政先后成为舆论热点,似乎是 一场擦肩而过的偶遇,却在预 示着一个时代的更迭。

据媒体报道,我国煤 电超低排放和节能改造“十三五”总量目 标任务提前两年完成,已建成 世界最大的清洁煤电供应体系。

而光伏新政则是,国家能 源局召集相关企业举行座谈会,透露今 年我国光伏发电建设管理工作将有重大机制创新,重点是 “量入为出”,以补贴额定装机量。

前者是 以环保约束倒逼传统煤电自我更新升级,后者是 以政策引导新能源自主更新升级,目标都指向一处:能源的 清洁化和革命化。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我国电 源结构以煤电为主,这既是 能源自然禀赋造成的客观现实,又是经 济社会快速发展的迫切需要。实践证明,作为我 们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能源支撑,以及国 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支柱,一直以来,煤电发 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然而,随着能 源革命不断推进,以及蓝 天保卫战逐步深入,绿色发 展理念已深入人心。煤电首当其冲,一度成为众矢之的,被贴上了“污染大户”的标签。

尽管很多人不明就里,人云亦云,但毕竟煤电是“排放大户”,所谓量大空间大,意味着 还有进一步减排的裕度。

实际上,能源清 洁化并非去煤化。此一观 点经过激烈碰撞、仔细甄别后,已经在 我国电力业界形成广泛共识。与德国、日本不同,圉于我国国情,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煤电仍 然将是主力电源之一,只不过 所占的比例会逐步下降。

于是,超低排 放就成了煤电机组清洁化必须勾选的单选题,且所占“分值”越来越高。因为只 有排放指标越来越好,煤电机 组才能在未来的电力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就燃煤 机组整体效益而言,超低排放是把“双刃剑”。能源清 洁化必然青睐排放指标优秀的燃煤机组,而电力 市场化自然选择成本低、效率高的燃煤机组。要平衡好两者关系,既要依 托政策层面支持,还要依靠网源协作、技术升级机制配套,更要煤 电主体统筹谋化、优化系统。

如果说 燃煤机组超低排放措施是一次发电成本由低向高的转变过程,那么,光伏补 贴新政则是一次促进发电成本由高向低的转变过程。

去年光 伏电价退坡政策出台,顷刻间 让光伏业界哀鸿遍野,几欲退场。今年一 系列光伏新政或出台,或拟将出台,皆透露出清晰、明确的信号,就是积极、稳妥地 推进光伏产业发展,这也使 得光伏行业终于平抑了狂乱的心跳,长舒了一口气儿。

不过,无论是 去年的光伏电价退坡机制,还是今年的补贴新政,其目的只有一个:让光伏产业强身健体,早日摆 脱对补贴的依赖,最终实 现电价与传统电源平起平坐。

其实,煤电机 组超低排放也好,光伏补贴新政也罢,都是两 种电源形式自我进化升级过程中的阶段性事件,远没有固化定形。但是,如果将 它们放在中国能源变革生态中对比观察,那么,就会发 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某种程度上,两者似 乎正在相互交接、互换角色。

光伏产 业正在逐步去补贴化,而煤电 因节能减排可能会拿到更多的补贴;光伏发 电成本日益下降,而燃煤 发电成本水涨船高,引起的连锁反应是,光伏发电的电价趋降,而燃煤 发电的价格趋升。

此消彼涨中,我国的能源发展格局、电力发展理念、电源组成结构,已悄然发生改变。煤电机 组超低排放和光伏补贴新政这两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件,却同时 触发了一场蝶翅效应。

当两者 电价最终处于同一水平线时,必然将 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当然,这一过程路阻且长,不仅需要政策的佑护,而且需要市场的发力。